您的位置:云顶娱乐游戏官网下载 > 中医 >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临床实践与研究

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临床实践与研究

发布时间:2020-04-07 00:06编辑:中医浏览(121)

    5月17日,以“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”为主题的第五届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传承座谈会在京举行。 “任何学科都要与时俱进,西医学在不断地吸收现代科学,中医药也要现代化。”会上,陈可冀做了题为“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传承创新发展轨迹”的主题报告,并对学派未来提出期许。 “无偏不成家,成家必不偏。”上世纪50年代末,在名中医郭士魁研究活血化瘀临床经验基础上,现代活血化瘀研究团队三代200余人、历经50余年精诚合作,已成长为一个特色鲜明的新学派。 作为我国现代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,陈可冀带领学术团队从宏观表征、器官组织、细胞分子水平系统阐释了血瘀证的实质;倡导引领了活血化瘀治法防治心脑血管病,并推广应用到临床各科;建立了系列血瘀证和冠心病血瘀证的诊断标准,进行了传统活血化瘀中药的现代分类;构成了开放、动态发展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。2014年,该团队被中组部、中宣部、人社部及科技部联合授予全国专业技术人才先进集体称号,陈可冀被评为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。 “中医药虽有古老历史,但不落伍、不过时,能解决现代疾病。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于文明出席会议并指出:“中医学术的发展,一直在不断吸收同时代先进的科学技术为我所用,研究、解决现代临床疾病问题;行进中的‘现代活血化瘀学派’揭示了中医药的发展规律。” 于文明说:“中医药能走到今天,关键在疗效,而疗效的关键又在于人才。陈可冀培养了大量的中医药人才,出了许多高水平的研究成果,为服务群众健康做出了贡献。” “科学在不断地发展,研究在不断深入,临床不断出现新的问题,我们就需要不断去解决。”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院士认为,陈可冀带领的活血化瘀研究团队为中医基础理论、临床治则治法乃至创新药物研究开拓了一个崭新的局面,有了质的升华,现代活血化瘀学派名副其实。 “活血化瘀是古老的中医治则,但活血化瘀研究没有终止,一直在行进中。”张伯礼表示。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人事教育司司长卢国慧、科技司司长曹洪欣,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局长屠志涛,中国中医科学院常务副院长刘保延,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院长唐旭东、书记何军等出席会议。陈可冀多位弟子围绕“现代活血化瘀”作了主题报告。 一年半前,国务院《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甫出,即激发起行业内外对于发展中医药健康服务的热切期盼和潜在动力,而今《中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》落地,将这种潜在动力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目标和任务,豁然铺展开中医药健康服务的发展道路,并将促进国人健康生活。 中医药可谓我国独具特色的健康服务资源,是构建中国特色健康服务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。它不仅是医疗手段,更是贯穿养生保健、特色康复、健康养老,甚至医疗旅游、文化产业、服务贸易等健康服务“全产业链”各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,成为健康服务发展强有力的“助推器”。 中医药“简便验廉”的特色,使之在医疗领域独树一帜,也在养生保健方面优势独具。不仅有拔罐、刮痧、按摩等便于操作的技术,更有太极拳、健身气功、导引术等中医传统运动,加上药膳食疗等养生方法,都易学、易懂、方便、环保,让百姓的日常健康维护触手可及,也可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。 “提升中医药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率”,规划对于中医药作为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优势同样重视。如鼓励社会资本进入,推进中医药服务贸易,吸引境外来华消费,推动中医药健康服务走出去,积极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等,中医药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、助力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力量。 更有别样的中医旅游路线,以鲜明的中国特色、传统文化吸引国内外游客。盘活旅游资源、结合中医药元素的健康旅游,展现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,也有助于拉动内需,创造经济价值。 发展中医药健康服务,有助于构建覆盖全生命周期、内涵丰富、结构合理的健康服务业体系,有助于打造一批知名品牌和良性循环的健康服务产业集群,有助于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国际竞争力的提升……这种对经济社会生活全方位、立体式、多层次的渗透或许就是“中国特色”健康服务体系的应有之义。 由此,不断提升的服务能力、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新手段,更加丰富的健康产品种类,会使“中医药健康服务”成为融入每个人生活的真切体验和美好感受。以中医药为核心、为人民群众健康提供保障的“中国式”健康服务体系就在不远的将来,并终将改善每一位中国人的生活。

    发展简史 1956年,高血压研究小组成立;1959年,与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协作研究心血管病起步;1962年,首篇动脉粥样硬化中医治疗经验论文发表;1972年,周恩来总理指示成立北京地区冠心病协作组,16家医院合作研究活血化瘀复方冠心II号;1978年,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室成立;1981年,创建中国中西医结合活血化瘀专业委员会;1992年~2000年,中日、中日韩等国活血化瘀国际会议;1997年,首届世界中西医结合大会,海峡两岸活血化瘀学术会议;2013年,中国中医科学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成立。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三代人历50余年临床实践与研究,仍在行进路上。 病名统一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学宗《黄帝内经》《金匮要略》及《医林改错》三家。 所谓活血化瘀治法,实为防治血瘀证(Blood-stasis Syndrome,BSS)而设。明代以前,血瘀证名目繁杂不一。“瘀”字首见于《楚辞》。《说文》解为“瘀,积血也”,是“血行失度,血脉不畅或不通”之意。《黄帝内经》有“血凝”“脉不通”“血凝泣”“污血”“出血”等种种命名。《伤寒杂病论》有“蓄血”及“干血”之称。《金匮要略》则专立“瘀血”病脉证治。我们在中日韩等国参加之国际会议上,提倡统称“血瘀证”,获认同。 理论及实践创新 气血欠两和,则血管内外均可发为血瘀,尤其强调倡导气血两和、通补兼施理论。其实,清代医家王清任之所以独擅其秀,有血府逐瘀汤、补阳还五汤、少腹逐瘀汤、通窍活血汤之创造,因有此类似思维相关。我们在理论上在传承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发展。 根据临床实践体会,我们提出十瘀分类,即急瘀、慢瘀、寒瘀、热瘀、伤瘀、老瘀、毒瘀、痰瘀、气瘀、前瘀。涉及血瘀证的病种涵盖多系统疾病,异病可望同治;包括心、脑、肾、血液、消化、呼吸、肝胆、内分泌、结缔组织、代谢系统、免疫系统、妇科、儿科、皮肤、伤科、骨科、五官、肿瘤等。 辨证方法上,八纲辨证加气血辨证较全面,盖阴阳者,气血可统之。 现代分类上,血瘀证因宏观及微观生物流变性改变的高低与大小之不同,可有两大类型,病机与治疗法则也因而各异。 辨证标准上,确立了血瘀证宏观之舌脉紫黯、特征性疼痛、肿块、血管或青筋异常及各类出血等作为辨证标准,并确立了定性定量结合标准评分量表,为行业内普遍采用。随后,又制定了瘀毒临床辨证标准。 同时,将活血化瘀药归结为和血药、活血药和破血药三大类,因证组方,用于临床。冠心病三通两补以活血化瘀为先,对心绞痛、心梗、心力衰竭及围PCI术、脑卒中,均取得良好效果。其中,标志性医方有冠心2号(精制冠心颗粒、片、胶囊)、愈梗通瘀汤方、愈心痛方、川芎嗪注射液及片剂、棓丙酯及芎芍制剂等。 此外,我们还对血瘀证发病机理及方药作用机理进行了系统研究。如对活血化瘀治法之“活其血脉、消其瘀滞”的系统研究;对冠心2号、血府逐瘀汤、川芎嗪、棓丙酯、愈心痛及愈梗通瘀汤等抗血小板、保护血管内皮、改善心肌重塑、改善微循环以及其分子生物学机理等药效研究;发展了一系列血瘀证动物实验模型。 三代人坚持五十余年研究 经过三代人50多年的坚持,目前共培养博士研究生、博士后研究人员、师承学生200余人。代表性著作包括《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》《心血管病与与活血化瘀》《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基础与临床》等。 在名中医郭士魁研究院活血化瘀临床经验基础上,整个团队精诚合作,形成现代活血化瘀学派。其中,“冠心II号证效动力学研究”于2000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,“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”于2003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获奖。 此外,中国中医科学院心血管病中心活血化瘀研究团队于2014年被中组部、中宣部、社会进步人力资源部、科技部联合授予全国专业技术先进集体荣誉称号,笔者被评委国家杰出专业技术先进个人。 总之,现代活血化瘀学派已成为中医药学与中西医结合融汇的一朵奇葩,是中西医学极好的结合点、切入点,香远益清,必将能为临床提高疗效做出新贡献。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简述 金元以降,不同医家根据自己的认识和临床实践,逐渐形成了各自的辨证及遣方用药的经验,并被后人传承和发展,形成了不同的医学流派。这些医学流派的形成和相互补充,推动了中医药学术的发展。 上世纪60年代开始,陈可冀和已故名老中医郭士魁等一起,以冠心病为切入点,在继承传统中医药学基础上,结合现代科学进展,创造性地对血瘀证作出现代科学的系统阐释,赋予血瘀证和活血化瘀新的内涵。 半个多世纪以来,陈可冀带领的学术团队从宏观表征、器官组织、细胞分子水平系统阐释了血瘀证的实质,研究了不同活血化瘀中药或复方的作用机理和特点,倡导引领了活血化瘀治法防治心脑血管病,并从心脑血管病推广应用到临床各科,显著提高了临床疗效;建立并多次修改完善了血瘀证和冠心病血瘀证的诊断标准;进行了传统活血化瘀中药的现代分类;建立了现代活血化瘀学术理论体系,构成了特色鲜明、开放包容、动态发展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。 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,相信此学派对中医药和结合医学的发展会产生更大的推动作用。

    本文由云顶娱乐游戏官网下载发布于中医,转载请注明出处: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临床实践与研究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鼓励使用中医药 署“三严三实”教育

下一篇:没有了